门钉肉饼

文字中毒症末期,求各种投喂推文。
YY无节操,不过原著有官配一般不乐见拆,至少优先级最高。
攻受只代表最近一段肉体关系发生时的体位。怕拆不怕逆。
比较起来,能写无差或互攻的组合最带感了。
全民BL最没劲了。生物多样性才是健康的生态环境。
ABO存在的最大意义是降低滚床单的难度而不是平权运动。打ABO标签却完全清水的话和诈骗有什么区别。
曾萌过、还在萌和也许以后会萌上的大部分CP有个共同特征:发色金配黑(顺序和攻受无关)。是谓自古红蓝出CP,发色金黑常BE,萌的就是不能善终无处安放。要是有这种类型的粮就更好了。
但是银英的莱因哈特和杨威利这条船是永远会不会登上的禁区。皇帝BG留给希尔德,一般的BL留给齐格飞,禁忌的苦恋留给皇姐,SM交给尚书和其他帝国元帅们。无法服膺于同一面旗帜下的杨提督是不可能和皇帝谈恋爱的!

©门钉肉饼
Powered by LOFTER
 

睡前记梗:因为还有你这样的人存在,所以我对这个世界多了一些期待。

 

2018年什么好事都没做。

2019年,希望能有起色。

 

曾在漫展上逛足六小时行满三万四千步,第二天还可以继续浪。现在不足四小时,将将一万八千步,感觉掉了大半血条。这种变化就叫衰老。

 

朕很想知道今天还能不能进场围观太太们出摊和COS,希望太太们晚些收摊,不然甜甜圈就白买了。

 

【先杨】杨真人与蔷薇君 上

预警:人兽  fuck or die   OOC  PWP

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坑品差

梗概:杨真人养了一头白老虎,然后某天被老虎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欠电子羊太太的一号车


 

十二国记背景搞银英不知道能不能搞得起来。

 

想看骁宗和泰麒久别重逢,骁宗可以身负重伤,被囚禁折磨得不成人形,甚至双目失明,知道来人是谁,知道他已经成长,但是再看不到泰麒长大后的样子。于是泰麒握着他的手让他摸自己脸和身体的轮廓,将昔日的誓言再说一次。

希望这两个人有好结局啊QAQ


 

【银英】【先杨】槲寄生之吻

梗概:槲寄生可以用来在圣诞节偷走爱人的吻。

预警:没车;OOC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没有人讨厌节日,尤其是可以休假的节日。

自进入十二月开始,伊谢尔伦要塞生活区的面包房便卖起了姜饼和麦芽糖棍。在香草、奶油、生姜和烤榛子的香气中,青年士兵们开始蠢蠢欲动,期盼着日历牌早点儿变成12月24日,因为从那天起杨舰队照例会放假三天。只要敌人没有不长眼地送上门来。

也许圣诞老人在冥冥中接到太多这样的祝祷,终于发了慈悲赐予这些人风平浪静的一整个标准月,作为奖励他们今年辛苦的赠礼。而热爱庆典的伊谢尔伦人也绝不会辜负圣诞老人的好意,商业区的餐厅和宾馆在假期开始之前就都订满...

 

【银英】近星——我给杨文里当爹的那些日子 18

更新佛系,人物OOC。私设如山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对初次踏足宇宙的人来说,超空间跳跃航行并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体验。

在有能力处理航行中的各项事务之前,发烧、呕吐、耳鸣、晕眩、毫无食欲、躺在床上哼哼,这些才是我这位船长走马上任第一周的日常。

事实上,从千年隼驶离海尼森空港到它抵达最近的行星德奴仙之前,船上一多半人都要靠意志同自己的身体做艰苦卓绝的斗争。可惜在身体本能反应面前,人类的意志力全无卵用。何况我本来就属于人类中意志力尤其薄弱的那群人。

至于杨仔……我们爷俩可以说是同病相怜,齐齐在床上瘫成软趴趴两片。

但我也得承认,在耐性和毅力...

 

看看幽游白书、圣斗士星矢和灌篮高手周边市场与同人现状……我还是万分感谢DNT的。无论如何,注入新血才是正途啊!

非常感谢留言。反复看了几遍。谢谢你喜欢那个小品。

只是有些点子,写短了可能更好吃,羽毛那篇或许可以修改细化,但不够支持写更长篇幅。目前还没有打算写旌旗十万斩阎罗的故事,请容我先记下,将来还。

如果对死后世界这个主题感兴趣,私信我吧。我拍日本同人作者薰子太太的《永远的归宿》给你看啊。  

或是还有什么想说的,欢迎来找我吐槽。

提问箱

 

有人止这样的同人画手,GGAD圈真是天降头彩,足够四体不勤混吃等死

 

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?  

  它会死去,  

  象大海拍击海堤,  

  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,  

  象密林中幽幽的夜声。  

 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  

  留下暗淡的印痕,  

 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 

 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。  

  它有什么意义?  

  它早已被忘记  

  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,  

 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  

  带来纯洁、温柔的回忆。  

  但是在你孤独、悲伤的日子,  

 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,  

  并且说:有人在思念我,  

 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。


普希金这首诗真适合那些某某们。